栊华喑—攒钱给欧根买新衣服

你发现了一个污泥华= ̄ω ̄=
考试一年,然后回来
崩坏3过激奥托·阿波卡利斯吹
不接受奥托攻的腐向cp

【瓦奥】秘密 02

接上|・ω・`)

大概是找到了合适的衣服,他欢呼了一下,掏出一件黑色卫衣。那件墨色的织物将他的身体一寸寸吞噬,  金发从其中游曳而出,他人鱼出水似的跟着探出头。手臂在其中穿过,将空虚的黑色吞噬者一寸寸填满。最后他的手拉着衣服下摆,把精瘦的腰吞尽的时候,男人发出了满足的呼声,他甩甩头,转身--
瓦尔特挂了视频,手一抖的。
他在电脑前坐了几分钟,约定的时间到了,奥托的邀请信号如约到来,接通后他看上去似乎完全没发现二菲好猫咪刚刚的翻滚让他给瓦尔特上演了一出什么掏底大戏。  视频里的金发男人依旧是瓦尔特熟悉的兴高采烈,但在视频接通后过了一会儿,奥托问他:“瓦尔特,你今天怎么啦? 脸感觉有点红?”
瓦尔特逃跑了,以天太热他去洗把脸的理由。他站在洗手间里放了满满池水,把脸整个埋进去。冷静,他只是在二菲滚键盘造成的意外里,不小心得知了奥托的小秘密而已。就算他不可避免出于人类喜欢庆幸意外所得的心理,而对这一切感到开心和好奇,他也不该兴奋成这样,更不该表现出来。  因为奥托显然不是主动想让他知道自己的秘密的。他一向为奥托所深深信赖,他于情于理该为此保密,甚至保密对象应该包括奥托本人。
但是他实在想不明白,为什么这个秘密会让他如此激动。奥托光裸着上身在日光下笑着的样子,在他眼前重复闪过。他当然重视他,当然喜爱他,他的举动总值得他关注,但他从没有面对奥托这样手足无措过。
“你没事吗?"奥托问他,二菲被赶到电脑旁边后,现在开始给自己舔毛。
“没有,继续说吧。”瓦尔特这样回答着。可在接下来谈话里他的注意力总不由自主的由奥托说的内容,  转到奥托的脖颈和手腕,  以及他鬓发揽到耳后时侧身露出的耳朵和后颈。
瓦尔特那天找了个借口提早结束了视频通讯,他深呼吸后再次用冷水洗了脸,  然后冲到楼下跑了几圈,才算渐渐冷静下来。  他找不出,  也不敢去找失常的原因,因为得知秘密都如此危险,  如果再去触碰,  或许他在凝视中,将会被深渊拉近深渊里。
—TBC—

没想到lofter会卡在那,就分p发了((유∀유|||))

评论

热度(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