栊华喑—攒钱给欧根买新衣服

你发现了一个污泥华= ̄ω ̄=
考试一年,然后回来
崩坏3过激奥托·阿波卡利斯吹
不接受奥托攻的腐向cp

一个沙雕文

新年贺文,大概
cp为瓦奥
ooc严重
我都不知道自己写了什么玩意儿

随着年关将至,连节假日都加班加点无休的奥托终于有了几天假期,在给德丽莎和卡莲打完毛衣,给瓦尔特织条围巾后,便盘算着与瓦尔特乘着这个假期去中国感受一下节日特色。结果是当他从卫星地图上看到排成中国龙一样长的春运堵塞车队,这个想法如同一串鞭炮噼里啪啦炸没影了。
所以宅在家里打了几天电子游戏成为最终选项也成了无可厚非的事,毕竟每个放假没朋友也没被爹妈拖出去旅行的小学生都是这么过的。
这就使他们不得不面对另一个问题:
瓦尔特真是太菜了。
他们打的游戏叫永恒的7日之都,里面像大部分游戏一样有属性克制,分为巧系、灵系和刚系,而瓦尔特如果是里面的神器使,就应该自立门户——叫菜系,具体表现为很菜的操作,很菜的意识以及其他很菜的方面,而且菜出风采菜出境界,一个精英玩家十次操作里可能会丢人一次,一个普通玩家十次操作里大概会丢人三次,一个菜比玩家十次操作估计丢人五六次。瓦尔特就厉害了,只要他努力,一次操作能丢人十次,第一次奥托忍住了,第二次奥托也忍住了,他忍了一二三,撑过了四五六,败在了七八九。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笑什么笑!!!”瓦尔特把手机一摔,气呼呼的跑进房间里去了。
奥托把瓦尔特的手机收好,又继续投身他的虚拟战斗事业中去,光阴似箭日月如梭,随着一个七日的结束,游戏开始重启,他顿时感到一阵索然无味。
于是他放下手机起身去了房间找瓦尔特,当他推开门的那一刻,他看到第一律者·瓦尔特·菜鸡·关键时刻掉链子·说他是我男朋友我都嫌丢人——
正在织毛衣。
“毛衣打的和裤衩似的,有啥打头?”
“你穿的裤衩七个洞,我明天就弄条幅
挂外头,‘天命大主教穿的裤衩上要有七个洞’,主教大人意下如何?"
“那有请这位冰雪聪明的瓦尔特大人开始表演七个洞的裤衩怎么穿。”
“好,请奥托大人先脱裤。”
“使不得,送佛送到西做事做到底,自
己打的裤衩你自己穿呵!!”
“你屁股翘!!!”
“一人做事一人当你别敢做不敢当。快,穿上!!!!”
奥托说完就去扯瓦尔特的裤子,瓦尔特闪躲开来。俩个人从卧室打到客厅,再从客厅打到厨房,又从厨房打到临近的阳台上。
然后因为瓦尔特放错技能炸了厨房搞得阳台浓烟滚滚,还没来得及收拾残局消防员就上来敲了门,等瓦尔特反应过来时,奥托已经当场脱了裤子逼他去对付,并声称如果瓦尔特不去,他就连内裤一并扒下来站在客厅等着消防员破门而入。瓦尔特迫于自家老婆的压力只能跑去应付消防员,回来之后看到奥托拿着没灭完的火烤着地瓜满脸写着高兴。
看着奥托毫无廉耻的得瑟,瓦尔特无奈的抓了把头发,认命的进屋给他拿裤子,至于傻逼奥托之前穿的裤子是被他自己丢到楼下还是顺手烧了他一点都不想知道,反正在回头一看阳台和客厅都没裤子的时候心就够累的了。
他只祈祷之后别有楼下哪家住户拿着条花裤衩上来问失主。
真有打死都不能承认。
丢人的。
然后瓦尔特的目光锁定在放在床上的一团形状不明的七个洞的毛线产物。

“你看你现在也没裤子穿,不如拿这凑合凑合。”
奥托看向瓦尔特手里的毛线团。
“哈哈哈哈哈哈哈你居然还留着啊? 要穿吗?”
在奥托的步步紧逼下瓦尔特最终还是被按在床上进行了试穿,用事实证明他自己搞的那堆破玩意只是坨凑在一起比较团结的毛线而已。
“看看你自己织的什么破裤衩。”
“我到底什么时候说过那是裤衩了?”
“不是裤衩还能是啥?"
“围脖。”
“哈哈哈哈哈哈哈围脖还行,瓦尔特你放弃手工行吧,没前途的啦。”
“笑什么笑,还都不是为了你。”
奥托的笑声哽住了。
“不过也确实织不好,早知道不如花钱
买一条啦,啊决定了今年就买条送你。”
“为什么要送我围脖?”
“因为今年你不是送了我一条么…你亲手织的…”
屋外白雪飞扬,屋内因为俩个人紧密连成的心变得火热。看着自家恋人窘迫的样子,奥托感觉自己的心像遇到高温的巧克力一样融化开来。
但皮皮奥·心灵手巧(自称)·女装大佬·阿波卡利斯仍然不忘嘴上损一下:
“所以瓦尔特你还是在上班前减一下肥吧,你看你,昨天上磅称重了八斤,年三十就把你拖出去宰了吃了——你呆在这里不要走动,我去给你拿‘检验合格,允许屠宰’的章子来。”
“奥托,如果你能成为神器使,你可以自创一个系——叫皮系。”

等到开春后上班的第一天,随处走动不务正业的奥托大人成为天命一道碍眼的风景线。
这个给孙女女神恋人打毛线的男人却没给自己倒腾新衣服,仍然是平常打扮的他脖子上没有经常戴着的骚粉丝巾或基佬紫领带,而是一条有着七个洞的围脖,而这围脖更是丑的惊世骇俗,仿佛一块陈年破抹布在风中飘扬。
Wracth忍不住问:“大主教品味很独特呃,围脖哪买的?”
“一个傻逼送的。”
Wracth没再追问那个傻逼是谁,毕竟奥托身上散发的恋爱的酸臭味,隔十条街都能闻到(´-ι_-`)同时她也继续坚信着『大主教的智商与年龄成反比。』这个她胡诌的真理。

评论(3)

热度(73)